您的位置:跳过导航链接广东省皮肤病医院首页 >> 详细内容
 
妙手临床六十载,誉满杏林风弥远 
--南方医科大学皮肤病医院(广东省皮肤病医院) 发布时间:2017/9/15    【访问量:4988】 --
 

—记南方医科大学皮肤病医院顾有守教授

皮肤科袁立燕,梁云生

“这个病全名叫……,是19**年由*国学者……最早发现总结并命名的……。”在南方医科大学皮肤病医院,每次的教学查房或者疑难病例讨论,顾有守教授总是以这句话开场,之后详细讲解最前沿的研究进展。三年前进入医院工作开始跟诊的时候,我以为顾教授在查房前也是做过功课的,时间长了才发现,顾教授对所有皮肤疾病的前因后果、来龙去脉都牢记于心、信手拈来,面对各种疑难问题,他总能迅速说出答案,甚至准确地说出文献出处,堪称“行走着的百科全书”。

术业有专攻。在专业技术方面,顾教授总是走在时代的先列。现代医学科技发展日新月异,新技术新概念不断出现,作为年轻医生,如果不能紧跟潮流、不断学习,势必跟不上医学发展的步伐。而顾教授,却“老有所学”,在空暇之余依然保持着对学习的热情。他自费订购了多份国内外医学相关杂志,还会自己使用电脑查询文献、更新PPT并进行多媒体授课,许多新方法、新观念、新技术都是顾教授在查房时传授给我们的,让我们受益匪浅。他曾告诉我们:“国外目前最新的皮肤科药典为《CDDT第三版》;使用MTX时不需要常规联用叶酸片;阿维A因为其较长的半衰期,每天一次给药即可;激素在哪一个化学位点增加了什么结构后,从而产生相应的作用或副作用……”这些经验很多尚未为国内医生所熟知。

“业精于勤疏于嬉,行成于思毁于随”。他常常这样教育晚辈,孜孜不倦、刻苦钻研也是他自己的真实写照。他对于学习和工作态度严谨,精益求精,曾经有一次,我们查房时偶然提到“湿疹样皮炎”的诊断在皮肤科教材上找不到相应的出处,后来大家对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。结果过几天再次查房时,顾教授对我们说:“我回去翻了几天书,在的第几页第几行,有这么一句话:‘痒疹也称为湿疹样皮炎’……”当时顾教授刻苦钻研的态度深深感染了我。许多次顾教授都是这样翻阅大量文献,只为找出一点蛛丝马迹,解答工作中遇到的每一个问题。

砥志研思,追求卓越。在工作中,顾教授经常“舍简求繁”,我们自己经常为了方便而使用一些“粗糙”的检查手段,比如我们总习惯用棉签刮除银屑病患者的鳞屑,用棉絮检查麻风患者的触觉,而顾教授却仍保持最传统而准确的方法,采用需要反复高温消毒的刮匙或者金属针头给患者检查。他告诫我们,临床工作不能贪方便,一时马虎,就有可能造成误诊,酿成大错。许多传统技术无法带来很高的经济效益,但胜在准确,必须一代代传承下去。在日常的疾病诊断时,顾教授要求我们必须准确辨别疾病的每一个细微表现,抓住疾病的每一个特点,不能采用“大包围、垃圾桶”式的诊断,比如以“湿疹”笼统诊断一大类的皮炎,必须细分为“钱币状湿疹、乏脂性湿疹”等亚型。顾教授总是这样,在他的学术领域容不得半点忽视和马虎,必须字字斟酌、事事推敲。

在医疗观方面,他是严格的“循证医学、规范化治疗”执行者。传统医学是根据临床经验、临床资料和对疾病基础知识的理解来诊治病人,大部分情况下依靠医生的个人经验,而循证医学则强调医疗决策制定应建立在科学研究证据基础上,结合医生个人专业技能、临床经验,考虑病人的价值和愿望制定出病人的治疗措施。早在上个世纪的中后期,顾教授已经有了相应的“循证医学”观念。他治学严谨,常告诫我们,患者的个体化治疗必须建立在足够的证据基础上,所有治疗方案必须有严格的实施标准及随访过程,不能因为医生的主观想法而随意更改或终止治疗。抱着这样的观念,顾教授的病人的每一步治疗方案都有章可循,所有的副反应都被严密监测并控制在最小范围内,回顾总结每一个病种时,顾教授也能拿出完整的数据及随访记录。这种前沿的思维对于老一辈的临床专家学者来说,是非常新颖及超前的。

医者父母心,对待患者时,他富于同理心,处处站在患者的角度为他们着想。顾教授总是会主动给无法挂到号的患者加号。他说:“许多患者找到我,往往是长期在外院治疗诊断不明或效果不佳,只要我力所能及,总是希望能帮上他们。”在全广州因超强台风拉起停工、停产、停课的“三停”预警时,顾教授仍准时出现在诊室。他对我们说:“好多病人从外地来,预约了几个月,看病不容易,我不能失信啊!”顾教授声名远播,但却不因此谋取利益。医院考虑顾教授的学术地位,多次建议顾教授上涨挂号诊金,而顾教授却从不同意。他说:“许多患者在长期患病后才挂我的号,这种病人往往家庭经济已被疾病拖垮,我怎能再加重他们的负担呢?”最朴实的话语,却彰显了这位医者的内心的柔软与真诚,和坚定的职业信仰。在用药时,顾教授永远遵循“只开对的,不开贵的”原则,外地患者经常反映,预约了几个月,终于看上顾教授,结果一个月的药费还不如车费。与患者交往时,顾教授尤其让我们印象深刻的是,他具有良好的语言天赋,能说多种方言。与病人沟通时,顾教授总是使用病人的家乡方言,不知不觉间就消除了病人紧张焦虑的情绪,拉近了与病人的距离。正是由于顾教授这一颗全心全意为患者的仁医之心,他从未与患者发生过冲突与误解,患者就诊满意率100%。

“春播桃李三千圃,秋来硕果满神州。”如今,国内很多皮肤病专科医生都出自顾教授门下,或者进修时受到他的谆谆教导。 在培养后辈时,他严格、严厉而又用心良苦。作为医院的首席专家,顾教授真正做到了有教无类、因材施教、诲人不倦。他经常主动将自己的笔记与我们分享,帮助我们更好地总结疾病特点。在外讲课时,如果有任何听者需要拷贝讲课的PPT,他总是欣然应允,希望能对对方有所帮助。一旦门诊遇到疑难杂症,顾教授总会第一时间叫上学生到旁观摩学习,针对具体病例给我们讲授疾病特点及治疗方案,让我们对这类少见病有更直观更深刻的理解。在临床工作中,只要顾教授发现年轻医生在诊断或治疗方面存在任何错漏,他总会把该医生叫到身边,直接而又严厉地指出存在的问题,分析出现错误的原因,告诫后辈在临床工作中犯错误可能导致的严重后果,且在下一次教学查房时集体讨论这一个错误,让所有医生引以为戒。正因为如此,我们在日常工作中都时刻感受到背后有一双“眼睛”在时刻监督着我们,因而大家加倍谨慎,尽量减少错误发生。

在与后辈交往时,他谦逊、诚恳、通情达理。因顾教授年岁较高,医院安排专车接送顾教授上下班,而顾教授总是早于预定时间等待司机的到来,从不让司机等待。有时由于工作原因顾教授不得不推迟下班,也会提前通知司机,而后自行打车回家。我们去顾教授办公室请教学术问题后,顾教授总是亲自送我们出门。顾教授虚怀若谷,从不摆架子,有着老一辈医学人特有的风骨。

顾教授从不沽名钓誉,几十年如一日的踏实工作为顾教授赢得了极高的口碑,他却从未想过借此谋求任何职位和福利。他生活简朴、醉心医疗事业,一生淡薄名利、无私奉献,他告诫我们,“当一个人的思想彻底摆脱名利的影响,便会全身心投入事业中,就会更加有所成就。对名利不必刻意追求,只要我们为国家、社会做出贡献,祖国和人民都不会忘记我们的努力,这才是我们该追求的最高的荣誉。”他的这些教诲,成为了我们这些年轻医者的精神财富,激励我们在行医的这条漫漫长路上不断前行。

八十载风雨人生路,六十年医教事业心。顾教授的一言一行,早已深深影响着南方医科大学皮肤病医院的每一位医护人员,成为我们南方医科大学皮肤病医院医护心中不成文的信条,他的精神将引领我们在“厚德行医,追求卓越”的道路上越走越远!

      
关闭 有事Q我们!
预约挂号!
医生排班!
交通指南!